从高精尖技术到人文关怀,访学中感受美国医疗的闪光点

2019-12-13   文章来源: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脊柱外科 梁彦    点击量:11 我要说

MGH、NEBH、DISC、TSRH、Anthony?Yeung,这些脊柱外科医生心目中熠熠生辉的金字招?#39057;?#19979;,到底有哪些值得我们学习和思考的闪光点呢?不吹不黑,亲自深度走访4个月,现将这趟访美学习见闻与君分享。

在MGH,我感受到了美国脊柱外科厚重文化气息;在NEBH,我领略到了成人脊柱畸形手术的高精尖;在亚利桑那的DISC中心,我见到了大名鼎鼎的脊柱微创创始人Anthony?Yeung;在TSRH,在学习脊柱畸形的理念和手术之余,也深深缅怀了自己的恩师。

2019年即将过去,我刚刚结束?#38378;?#28023;鹰主任促成的美国访学之行回国。回顾这段学习历程,从脊柱文化到脊柱理念及手术操作,再最?#31456;?#23454;到对人文的关怀,除了专业知识的提升,此次访学也让我起步不久的医者之旅得以升华。

访学从MGH开启

美国马萨诸塞州波士顿市是我此番学习的第一个目的地,麻省总医院(MGH)和New?England?Baptist?Hospital(新英格兰浸信会医院)是我学习的前两站。

MGH始?#20174;?811年,这家哈佛大学临床附属医院是美国历史最悠久的三家医院之一。长期以来,它与梅奥诊所和?#24049;不?#26222;金斯医院这两家闻名世界的医院一道,一?#38381;?#25454;美国医院排名的三甲。

MGH是美国开展医学临床研究项目最多的医院,世界上第一例麻醉下的外科手术就是在这里进行的。

MGH留影

全球第一台乙醚麻醉的手术场景

全球第一台乙醚麻醉的手术就在这里进行

我在MGH?骨科主要是参加他们每天早上的查房,病例讨论,文献汇报以及手术室观摩。

医生的一天从凌晨四点开始

初到MGH,诚如我所听说的那样,resident和fellow们的工作果然是从凌晨4点开始的,基本在6点半之前必须结束查房,因为要参加科室的病例讨论和文献汇报,查房主要由他们完成,怀着对这种查房的好奇,我也体验?#24605;?#26085;。

凌晨四点,出门时天空还是一片漆黑,披星戴月赶往医院,街上的行人都是穿着刷手衣披着外套的医生们。不禁让我感叹:原来美国的年轻医生和国内一样,工作强度和压力也是挺大的。虽然我没有见识过科比凌晨四点的洛杉矶,但是我见识了凌晨四点的波士顿。

凌晨时分的波士顿

凌晨时分的MGH

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们的病例讨论和文献汇报,病例讨论在周?#36745;?#19978;,一般由专科fellow主持,汇报上一周手术后的患者和这周安排手术患者的病情,大?#21307;?#34892;讨论。十几个人围坐一起,吃着早饭,喝着咖啡,畅所欲言,讨论有时非常激烈,就一个病例能?#30001;?#21040;一系列相关问题,讲者随时会被提问者打断,学术氛围非常浓厚。

文献汇报被安排在每周五早上,有时是科室内部,有时候是和美国BRIGHAM?AND?WOMEN’S?HOSPITAL(美国波士顿另一所非常著名的医院)远程联合,主要就脊柱相关议题进行文献总结汇报,然后大?#21307;?#34892;讨论,发表各自意见,涵盖了该议题的各个部分,相当于一个全面的review。

病例讨论

远程文献汇报

美国手术更严谨、标准、工具化

作为外科医生,每天的主要工作还是在手术室中。8点半左右,医生们会进入手术室开始手术,手术室人性化管理做得十分到位,手术开始前护士会进行严格的核对,麻醉师和护士都会时刻观察病人情况,甚至会躺在地下,查看患者情况。

在观摩手术的过程中,发现了与国内一些不同的地方:

1.手术人员可?#28304;?#30528;自己的鞋进入手术室,这点我们国内?#20154;?#20204;做的还是要好很多。

2.?参与手术的人员非常多,分工明确,医生、手术护士、巡回护士、麻醉师、透视人员、器械人员、甚至还有缝合护士,?#20960;?#21496;其职。

3.设备全面、一流,每台手术?#30002;?#22791;得非常充分,仅仅?#20146;?#26495;减压的器械,就可以占一整张桌子,并且大部分器械术中?#21152;?#19981;到,但准备齐全。

4.整个手术过程中,医护人员全程穿铅衣,透视期间全部待在术间,不会中途离开。

5.手术操作?#38750;?#31934;准化,透视?#38382;?#26126;显多于国内,甚?#28872;幻?#26894;弓根螺钉都需要透视很多次,保证准确率,当然也有点资源浪费的感觉。

6.辅助设备齐全,显微镜、术中导航和神经监测配备齐全,根据不同患者需要选择不同的辅助设备,对这些辅助设备的依赖性明?#28304;?#20110;国内。

麻醉师术中观察患者情况

术中一瞥

手术室掠影

此外,每周还会跟随教授参观门诊,门诊系统与国内完全不同,都是采取预约制。每天预约的人数比起国内也非常少,就诊环境安静,没有国内人挤人的现象。医生和患者都是在非常宽?#26705;?#24841;悦的气氛中交谈,这在国内简直是一种奢求。

诊室

干净整洁的门诊走廊

学习2个月后与Dr.Cha教授合影道别

破例跟随Dr.Rand教授刷手上台

告别MGH,我到波士顿另一家骨科专科医院——New?England?Baptist?Hospital(新英格兰浸信会医院)学习。它是波士顿五大名校之一、塔夫茨大学医学院的教学附属医院,同时也是哈佛大学医学院的教学附属医院之一,1987年成为NBA波士顿Celtics的官方医疗机构。

NEBH医院

BEPH作为NBA凯尔特人队的官?#34903;?#30103;医院

在NEBH医院,我的主要工作就是跟随Dr.Rand教授,包括门诊和手术,为了让我更好地学习,Rand教授?#24066;?#25105;刷手上台,这在美国是很难得的待遇了。

Rand教授的研究方向主要是成人脊柱畸形,尤其是退行性脊柱侧凸/后凸畸形,其中他的患者有2/3为翻修手术。

?#19978;?#32780;知,他的手术难度相对较大,因此手术时间都比较长,每台手术大约七八个小时,从头到尾他都亲力亲为,不得不佩服他67岁的年龄还有这么好的体力。

在手术的参与学习过程中,Rand教授让我认识了不同的手术理念,特别是对脊柱侧凸/后凸畸形有了新的认识,还有术中各种技术的运用,都让我获益匪?#22330;?/p>

除了精湛的手术技术,最令我印象深刻的还是他在门诊?#28304;?#30149;人的态度。Rand教授?#28304;?#27599;一个病人都和蔼可亲,一丝不苟,耐心倾听病人的病情,细致全面地查体,?#24863;?#22320;给病人解释病情,直到病人得到满意的答复,这可能是他的病人络绎不绝的一个原因,也是我作为一个医生特别应该学习的地方。

一个月的学习过程中,Rand教授像长?#30149;?#20687;老师、更像朋友般地给予我无微不至的关照,让我在异国他乡学到知识,也感受到家的温暖。

与Dr.Rand?教授合影

Dr.Rand?教授的医疗团队

拜访传说中的Dr.Yeung

告别波士顿,我来到了亚利桑那州的凤凰城,这里有大名鼎鼎的脊柱内镜微创技术的创始人Anthony?Yeung,他是Yeung技术(脊柱内窥镜Yess系统)的发明者,把脊柱微创技术推向了世界。有机会“朝圣?#38381;?#20301;微创大师,是脊柱微创医生的幸事,我也不例外。

初次见到Yeung教授,与我想象中的“老学究”形象不同,79岁高龄的他就像一个老顽童,身心健康,?#21738;?#39118;趣,仍?#24187;?#30860;于自己的事业当中。

我第一次拜访他时,他身穿了一件很有趣的体恤,上面写着“I’m?Anthony,?I’m?retired,?but?I?work?part?time,——as?a?pain?in?the?ass”。

带我参观他的脊柱中心时,Yeung教授向?#21307;?#32461;了他几十年来工作教学的地方,展示了他一生所获得荣誉。展览室里陈列着他和很多知名患者的照片,这些资料都诉说着脊柱微创技术带来的成功,以及令Yeung教授引以为豪的人生。

在他的办公室有一块铭牌,充分展示了他自信又风趣的性格:

Rule?One:Dr.Yeung?is?always?right.

Rule?Two:?In?the?event?that?Dr?Yeung?is?wrong,?refer?to?rule?one.

Dr.Yeung的DISC中心

与Dr.Yeung合影

这块铭牌很有趣

Dr.Yeung:勤劳+独立思考=更大成功

为了让我更好地学习脊柱微创技术,Yeung教授特意安排团队成员演示了一台微创手术,并且他亲自给?#21307;步?#26415;中应该注意的问题,给出很多指导性意见,让我对Yeung式技术有了更深刻的理解。此外,他还给我很多他保存的临床与解剖资料,让我可以在?#38498;?#30340;临床工作中加以参考,以更加充分地了解他的微创理念。

几天的学习时间虽短,但他如长辈般的谆谆教导使我收获良多,其中一句话让我印象最为深刻:“我是成长于美国的中国人,拥有中国人勤劳的?#20998;剩?#25509;受美式的教育,使我养?#38378;?#29420;立思考的能力。因此,勤劳加独立思考成就了现在的自己。”

他希望中国的年轻医生,在勤奋工作的同时培养独立思考的能力,这样才能取得更大的成功。

在TSRH缅怀导师张永刚教授

我美国访学之行的最后一站,是达拉斯的Texas?Scottish?Rite?Hospital?for?Children(TSRH,美国得克萨斯州苏格兰礼仪式儿童医院)。TSRH小儿脊柱外科领域久负盛名,它在儿童脊柱畸形、尤其是早发型脊柱畸形的系统诊治方面具有悠?#32654;?#21490;。

为?#24605;?#24565;全球?#27573;?#20869;为小儿骨科做出?#24576;?#36129;献的骨科医生,Tsrh医院在其纪念广场铺设了镌刻着相关专家姓名的砖。我的导师张永刚教授与该院专?#21307;?#27969;较早,结下了深厚的友谊,为?#24605;?#24565;张永刚教授生前在脊柱畸形方面所做的杰出贡献,这里有一块他的纪念砖。

初到TSRH,放下行李,我就来到了医院的纪念广场,寻找我的导师张永刚教授的纪念砖。看着老师的名字,往事历历在目,他的音容和教诲仍常?#23588;?#20110;耳畔和?#38498;!?/p>

今生我所能回报老师的,就是沿着他的足迹,去完成他未竟的事业,不?#20960;?#20182;的期望。

镌刻有导师张永刚教授名字的纪念砖

人文关怀无处不在

在TSRH,美国医疗领域的人文关怀渗透到点点滴滴,到处是小朋友们?#19981;?#30340;元素,就连医院的标志都是卡通画。院内处处流露着童趣,让小朋友们不再惧怕冷冰冰的医院。

“有时去治愈,常常去帮助,总是去?#21442;俊!闭?#21477;医疗人文关怀的警语在美国医疗的各个?#26041;?#30495;正得以体现。

TSRH医院

门诊大厅的宇宙飞船

TSRH外景

作为外科医生,在TSRH的学习大部分时间都在门诊和手术室中度过。这里的学习安排也很紧凑。

周一下午是术前讨论,对本周要做的手术进行讨论,一般由专科fellow主持。汇报完患者病历后,教授会对其他fellow提问,让他们诊断,提出治疗意见,并且讨论选择该治疗方式的原因,各个教授还会发表不同的观点,讨论异常激烈。

周二早上午是术后讨论。回顾上周手术的患者,对术后的疗效进行讨论,总结经验教训。

周五是文献汇报。由fellow针?#38405;?#19968;主题进行汇报,然后进行提问,回顾相关文献。

会议从始至终都是在轻松且不失严谨的氛围中进行,让你在愉快的讨论中获取知识。

You?are?not?disabled,you?are?just?special.”TSRH的这句关爱儿童的名言体现在每一个教授和员工的身上。在门诊,每个教授面对各种肢体残?#30149;?#26234;力发育?#20064;?#30340;畸?#20301;?#20799;,都是那么的和蔼可亲、关怀备至,让孩子在“爱”的环境中得到诊治。

TSRH一直致力于小儿脊柱畸形的临床和科研研究,包括各种矫形工具的发明和改进、矫形理念的制定和修改,?#21363;?#20110;世界领先位置。我在手术室的学习过程中,也深深体会到了这点。

他们会根据不同的患者给?#21307;步?#21508;种侧弯的理论知识,术中会运用不同的矫形方法来进行畸形的矫正,并?#19968;?#20250;就一方面进行相关讨论。这一个月,我对脊柱畸形有了更深刻的认识。

与张宏教授合影

与Dr.Johnston合影

与Dr.Ramo?合影

与Dr.Sucato合影

过去的4个月,我在美国观摩了大量脊柱微创、成人脊柱畸形、儿童脊柱畸形等方面的外科手术,几乎涵盖脊柱的各个方面,使我对脊柱疾病的先进理念和治疗技术有了更为深入的了解。

更重要的是,在这些国内外知名的学术大家的身边,让?#21307;?#36317;离感受到他们的人格魅力——独立的思维习惯、严谨的治学态度、亲切的人文关怀,以及作为?#24187;?#21307;生的职业修养,这都是我人生的宝贵财富,也指引我在今后的从医之路上努力做?#24187;?#21333;纯、合格的临床医生。

作者简介

梁彦

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脊柱外科,主治医师。

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,导师张永刚教授,研究方向:脊柱微创,脊柱畸形。

以第一和并?#26800;?#19968;作者发表SCI文章11篇,中文核心期刊文章5篇。

分享到:
已有 0 条评论
登录|注册后发表评论!